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艺术名人榜电子会刊

艺海行舟击水进,文山揽月攀峰成。

 
 
 

日志

 
 

散文作品:《运城的秋》作者:张志德  

2015-10-17 12:17:35|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作品☆ 精品专辑】

              《中华艺术》链接地址 http://m18686006518.blog.163.com

 

丝路明珠 作者:晋夫子 - 中华艺术 -

 

中华艺术名人榜会刊....................中华艺术电子刊 地址

 

《运城的秋》

 

 作者:   散文作品:《运城的秋》作者:张志德 - 中华艺术 - 中华名人艺术榜电子会刊 张志德  编辑:散文诗:《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你一眼 》作者:心灵之约 - [中国作家]电子旬刊 - Chinese Writers Asso欧阳欣悦 

 

【原创新韵】高阳台·乙未中秋畅怀 - 林泉隐者 - 林泉隐者的博客

 

 [散文随笔]泸沽湖之夜   作者:子涵 - 中华艺术 - 中华文艺名人榜会刊

 

【原创新韵】高阳台·乙未中秋畅怀 - 林泉隐者 - 林泉隐者的博客

【边框制作】紫郁模板 -  紫郁  - 紫郁的博客【边框制作】紫郁模板 -  紫郁  - 紫郁的博客【边框制作】紫郁模板 -  紫郁  - 紫郁的博客 【边框制作】紫郁模板 -  紫郁  - 紫郁的博客【边框制作】紫郁模板 -  紫郁  - 紫郁的博客

 

 《运城的秋》

 

作者张志德 

 (原创)有关梦 - 尹敏 - dada4338078的博客

 

 

  春花虽然烂漫,但总不如秋的实在。所以我更爱秋了。

故乡的秋简直是一幅图画——田野清澈透明,五颜六色的秋禾,像大自然绣出的地毯;此时你如站在高山眺望,那黄的向日葵,那绿的玉米,那黛的谷子,那白的棉花,整整齐齐地缝合在一起;大树小树在其间点缀着,似一叶叶片舟在大海上飘浮。

你如果走近田园,你会看到许多“工笔画”的。

向日葵脸儿都朝东晒着太阳,却戴了顶黄色的草帽;籽儿以“人字形”分组排列着,嘴里都衔了朵小黄花;蜜蜂和蝴蝶们在小黄花上亲来吻去,为了自己的生活,也为向日葵遗传了后代。

玉茭都是英姿勃发的。一个个精神百倍地抱着两个“小孩”;刚出世的“小孩”的头发是白色的,大点的头发是粉红的,再大点的头发是紫红的了。玉茭头上插着一把“扫帚”,扫帚上蛛丝般挂着沾满了黄色面粉似的小颗粒,在风中微微地颤抖着。

谷子肩并肩地站着。一阵清风过来,它们都齐刷刷地点头,像是对大地母亲的给予,表示衷心的谢意。

棉花咧开嘴笑着,坦露出洁白的心扉;它还捧出乳白的、粉红的、红的花儿献给人们,表示了它们还要努力奉献的信心和决心。

        秋天的风是个最勤快的小姑娘,一会儿就来一趟。它带来了山坡上果子的清香,带来了秋禾上露珠儿的湿润,也带来了农家院里蒸红薯的甜美和孩子们在火堆里烧花生的焦香……
        淅淅沥沥的小雨已下了十多天,今天像是住了;但似雾非雾的“罗面雨,”还是从铅灰色的天空筛下来。
        我慢步走出屋子,向南面望去,山不见了;近处的榆树林,被游丝般的雨丝织
成的帷幕包裹着,已见不到树们绰约的风姿,一片混沌。我想,此刻的榆树林,怕别有一番风味的,于是向前走了去。
        原野上的玉茭、谷子、棉花、豆子,大约还在睡,正做着朦胧的梦;叶子上在缓缓地滴着水珠儿,像是熟睡后的涎水。大地静悄悄的,能清晰地听到玉茭拔节的“噌噌”声响;偶有蟋蟀的几声鸣叫,却也是沉闷的。
        林子慢慢地有了些轮廓,参差不平的榆树顶,宛若大海上不动的波浪,威武而雄伟,给人们无坚不摧的壮怀;再近林子时,看见一棵棵榆树毕挺着,若战舰上的官兵,列队凯旋归来。啊——,榆树林何尝不是正行进在“退耕还林”改革浪潮上的战舰呢!
        我踏着松软的落叶和杂草进入了榆树林。那是个潮湿而清凉的世界。“罗面雨”不见了,只有树叶上的水珠儿时不时地亲吻着我的脸颊或钻入我的脖颈——痒痒的美。
        许是天空亮了些许,各种鸟儿在树枝间开始欢唱;蟋蟀的对歌也热烈起来;羊群一个个从树林中的土路上穿过;看羊狗在林子里到处嗅着兔子或禾鼠的味道——这是它们的猎场,它们总能猎到小动物的。
       我拨开头顶的树枝儿,信步走着,低着头想找到母亲说的“地翻菜。”
       啊——看见了——在一棵不大的榆树的根部的杂草丛里,有核桃大小的,    用水泡开的木耳状的东西。我掏出手帕,铺在草上,拨开杂草,轻轻地捏起,去掉沾的枯草屑,放入手帕;在周围再找,又有好几堆。这是一种菌状的东西,不是每棵树根都有的;但只要找到一个,跟前定有好几个。母亲说,“地翻菜”是烂草变的。只要下连阴雨,把它泡湿了,它就变。我听完笑了笑。但下连阴雨才有,这倒是真的。
       天空在继续筛着“罗面雨”。风来了,轻轻的,只是抖动着树叶儿。我抬头向南山望去,   风揭去雨幕的一角,陡见山色青翠,诗情油然而生,脱口道:“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中条山是石头山,本无多少草的,但雨中见绿,不正应了这句诗吗?越想越觉作者韩愈的伟大。
        我带着这些“地翻菜”回去,母亲定然很高兴的,因为一年中难得拾到几次;且十分好吃。
在捡净洗好之后,把它放在“鳖跳崖”的面食里,加入调料和少许的油辣子,吃起来有股海鲜的味儿,别致得很。据说它还是极富营养的,连吃几次,身上有使不完的劲。
       快到吃午饭的时候了,可我还是不想回家。正是“斜风细雨不须归”啊。我且受用这濛濛细雨中运城的秋色好了。

 

 

 

审阅《中华电子刊》散文诗《田野,一片金黄》作者 野草 - 中华艺术 - 中华名人艺术榜电子会刊


 

 

 

 连接地址:http://yczhangzhide.blog.163.com/blog/static/2135065520153110314711/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