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艺术名人榜电子会刊

艺海行舟击水进,文山揽月攀峰成。

 
 
 

日志

 
 

[文艺理论]若以全息审美观来看诗歌市场化 作者:孙祝田  

2015-11-29 22:07:05|  分类: 文艺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华艺术》链接地址

 http://m18686006518.blog.163.com

 

[文艺理论]若以全息审美观来看诗歌市场化 作者:孙祝田 - 中华艺术 - 中华艺术名人榜电子会刊

 

若以全息审美观来看诗歌市场化

 

 

  作者:孙祝田    编辑:  清莲仙子      

 

 

[文艺理论]若以全息审美观来看诗歌市场化 作者:孙祝田 - 中华艺术 - 中华艺术名人榜电子会刊

 
        

对一个我国当下诗歌比较高端的研讨会中涉及的诗歌市场化问题,引入全息审美观,我们会发现,一直以来我们误会了诗歌,并且把一个有史以来自然的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了。在此本文以诗歌全息审美的观念,来提倡诗歌在市场化问题上,不同的人大可各取所需。当然首先是,诗歌纯粹观和诗歌的“精神贵族”、“高洁”,在此前提下,获得生活所需没什么不妥,不会伤害诗歌,反而会使得诗歌如沐春风。

2014年末在北京的让诗歌重建辉煌、冷明权诗集《行纪而已集》座谈会暨诗歌市场化研讨会”上,以洪烛为代表的一种观点认为,诗歌在当下应该市场化给诗人以应有的尊严,以李少君为代表的观点认为,“诗歌是文学中的贵族不应该市场化”,双方争论激烈,各执己见,就诗歌到底该不该市场化发表了各自不同的观点。双方观点明确,论据充分,指向一个共同目标,那就是无论诗歌是否应该市场化,都应该有它自身赋予的文学特性,在社会生活中都应该体现出诗歌的正能量。

争论矛盾的焦点在表面看来,是诗歌该不该市场化?这个焦点背后隐含着一个重要的问题,说白了就是诗歌有什么用?诗歌是用来干什么的?一切文化艺术乃至文明,都是人的社会衍生物,一切都是用来服务社会最终服务于每个社会人的。诗歌难道不是吗?同样是文艺范畴,同样是服务于社会人的,书画音乐雕塑都可以获得报酬,歌曲舞蹈都可以大肆敛财,小说散文可以转化方式获得润笔费,为什么诗歌就不能?如果说诗歌本质上是精神贵族,诗人本来是有着高洁性情的,那么这贵族就不需要以物质为基础吗?这高洁就意味着不食人间烟火吗?不为五斗米折腰和不食人间烟火是两回事儿,诗人吃饭穿衣可以不花钱吗?还是诗人可以不穿衣吃饭?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诗人取财就对了,诗歌有道取财就是了,关键是这个道,在于不以牟利为目的,更不会为牟利而亵渎诗歌的精神贵族之高洁。唐诗之所以鼎盛难道是因为“贵族”、“高洁”到脱离现实吗?相反,诗歌在唐朝可以使得寒门子弟一朝得第,跻身富贵之流。政治挂帅的时代,诗歌沦为高音喇叭,经济时代难道一定让是个变成哑巴吗?君不见多少曾几何时因诗成名,红极一时的诗人远离诗歌了。这经济时代的诗歌怎么就不能融入经济社会的生活呢?文艺是为社会生活服务的,诗歌是服务于社会生活的。至少这是诗歌存发展的价值和意义之一种。

为什么对于诗歌的“精神贵族”、“高洁”,误解成,不能经济化呢?隐士诗歌精神,应该是很重要的影响因素之一。因为各种原因隐身,远离政治甚至隐逸山野,慕求自在性情,仙逸洒脱之情诉诸诗词,就有了精神贵族的高洁。再一个因素就是富贵豪门,也是在豪奢之中寻求隐逸,物质所需另有捷径,诗词为乐自然要提倡精神贵族的高洁。当然,这两者不能都视为伪君子,确有精神贵族高洁的真修为自然流露。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像李白弃官舍财飘逸诗天地,像杜甫官场失意临风吟诗律,这是让诗歌精神真正高贵高洁的。还有屈原更是给诗歌注入了高贵高洁。现代诗歌的一些落魄者乃至自杀者,好像都给诗歌注入了为精神的高贵高洁,宁愿受穷,甚至去死。这些因素,真的就能使得经济时代的诗人诗歌,自绝于经济现实之外吗?有一个理解的误区,这就是误以为诗歌是要自绝于俗世之外的,那么请问为什么又有史诗之说呢?难道那史诗反映的不是历史的现实吗?创作史诗的诗人是游离于那个时代的现实之外吗?为什么说好的诗歌接地气呢?难道接地气是在俗世之外吗?我们不难想起一个词,这既是讲究触及实际的现实主义。我们又会联想到浪漫主义,难道浪漫主义是完全游离于社会现实之外的吗?自然我们的意识就会回到浪漫主义离不开现实主义。说白了,就是诗歌艺术根本就是社会现实的反映,不过是反映的方式不一样而已。不然诗歌就不是服务于人,而是骗人了蒙人忽悠人了。忽悠人的诗歌不就是伪诗歌了吗?

纯情无价,不是说纯情就要谢绝物质,艺术无价,也不是说拒绝艺术创作人和艺术创作所需的物资的供应。有人会说,悲慨出诗人,难道富足了就一定不悲慨了吗?看看豪门争斗,看看宫廷王侯,倒是悲慨更重。难道豁达而来的平淡就没有诗了吗?除非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除非对自己的生命状态情感状态和社会状态统统没感觉,说到底除非没有了爱憎息怒等情绪和对人对事的思索。诗主性情,有性情者能有诗。诗是语言的艺术,有语言存在就有诗歌存在必然。性情和语言好像都有穷富无关,都与世事顺逆无关。唯有爱,爱在生活,才有诗歌的源泉。

在当下经济时代,如何看待这种“精神贵族的高洁”呢?好像挺难的。因为诗以经济,好似就丢失了精神贵族的高洁,与经济无染,又会带来诗人的清寒和困顿。其实没有这么绝对的事情,因为诗人也是在各有不同社会层面,经济条件好的,自然可以不讲究经济。其实就像唱歌,可以去挣钱,可以自娱自乐。其实就像书画,可以陶冶自我,也不妨碍被人有偿收藏。是啊,诗歌好像不能直接收藏,那为什么不可以变个方式收藏呢?看看大师汪国真,就将自己诗词与书画融为一体已久了。本来这就是我国的传统的文化养身立命乃至发达的艺术商业行为。诗歌自然也可以插上音乐的翅膀,成为挣钱的歌曲。当然更多的是书籍收藏,配以音画制宜视频等等,诗歌收藏不也是可以形式很多吗?

诗歌是服务于人的精神文化需求的,不同社会阶层的人,不同时间空间的人,对诗歌这精神文化的需求方式不一样,需求程度不一样。那么为什么不能分别开来各取所需呢?这需要大致也是可以形成三种情况,一是纯艺术的,个人或团体的自娱自乐;二是有承办方,在诗歌交流娱人娱己的活动中,可以达到诸如宣传这样的商业目的;三是求财。但一定没有就为求财,把求财放在比诗歌更重要的欲望上,只是假以诗歌之名。要是有这样的,会不会影响诗歌的质量与艺术生命?要是没影响,即挣了钱,又弘扬了艺术,难道这很糟糕吗?有伤大雅吗?那么大雅是富贵的呢还是贫穷的呢?既然大雅与诗歌艺术相关,与贫富无关,那么为什么要为了大雅让人遭穷呢?

重要的是什么呢?是创作更有审美价值的诗歌,是让更多人发现自己越来越懂的诗歌之魅,越来越懂的自己原来可以很诗意,诗意的生活原来并非虚无飘渺。因为诗歌与比任何艺术都需要接地气,因为诗歌直逼心灵。而每个人的心怎会与实际的生活无关呢?

 

附:与网友交流全息审美观诗歌市场化的几段话

@海阔天空反对市场化,文学是人类心里面自我批判,必须有自己的体系。以前的文学因为市场化,结果就没写出几部好作品,诗歌再市场化的话,就失去文字的魅力了。

@海阔天空值得讨论的是文学市场化后如何出好作品,不是抵制市场化,市场化既然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也必是文学包括诗歌繁荣的必然。导致文学市场化后走向低俗喧嚣,并不完全是因为文学可以谋得了丰厚的报酬,而是阅读导向和奖项、评论等导向的问题。诗歌在市场化前面裹足低迷也是导向出了问题。就是说没有人能够在新的形势下,在新的语言文学艺术创作环境下做出好的导向。只是大政方针是不够的,如何在新的机遇面前把大政方针落到实处?文学特别是诗歌,需要从本身特征及创作规律出发,从创作和阅读需求出发做好梳理和引导。愿朋友有时间就来交流。祝全息思维创新有为诗意人生诗意快乐! 

海阔天空@诗人孙祝田 我认为吧,从过去来看,意识形态一市场化,就很世俗了,也失去了探索的动力了。从79年以来,真正称的上文学名著的寥寥无几。从写作角度来说,可以考虑到市场化,从思想上来说,就不能单纯的考虑。一家之言,幸勿见怪。

@海阔天空还拿诗的姊妹艺术歌曲为例,歌曲疯狂敛财的同时,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精神贵族式高洁的作品了吗?再说小说,当年言情小说的琼瑶武侠小说的金庸哪个不是在创作丰湛的同时获得了经济的富足?至于那些一味谋财,意味迎合大众口味,甚至为博取眼球而丑态百出,一方面是文学市场化难免的,一方面当反思各种审美导向功能的不作为。创作者在文学市场化后的关键是什么呢?在于怎么对待文学及其经济利益的问题。说白了是注重创作,利益随之而来,还是谋求利益让文学跟着经济跑。在跟着经济跑的现象中,还要看到,跟着经济跑出了那些问题,如何引导,而不只是控制。说白了,又归结到堵与疏的问题。该堵的堵,重要的是如何疏导,导向何处?

海阔天空@诗人孙祝田 都是这样想,实际上很多作家一进入市场化,我称之世俗化就很难出精品了。这个例子让我想起俄罗斯一个短篇小说作家,契科夫说的,托尔斯泰能够慢慢打磨他的作品。而契科夫为了生活不得不写符合刊物编辑观点的作品,托尔斯泰之所以能够慢慢打磨,因为他本身就是很富豪了,所以他有时间精力去写作。而现在国内的那些作家很少能静下心写出精品,都是一心为了出名而去写作。我认为写作是解剖社会,反思人类的行为。需要不为名利的心态,需要默默无闻,也可能埋没于历史中。如果没有这样的一群人 都去市场化了,那文学也会死亡的,文学的本质是高于生活的。

@海阔天空本文的题目有个关键词就是全息审美,像你说的“托尔斯泰能够慢慢打磨他的作品”“因为他本身就是很富豪了”,这是全息审美观念下文学市场化后的一种。但这不能反证就没有在清贫的生活执着于作品的打磨的,也不能就反证明不存在一方面打磨作品一方面也求些赖以生存的经济利益。我文章中也论述到了,各种情况的人各取所需的方式投入创作,适应各种阅读需求。如果是个有志于出精品的作家,自然会憋着劲儿求精品。也许因为养身立命有些为牟利的应景制作,也自然不会是他的主攻方向。条件差不多了,他自然就回到文学本真。莫言是不是市场化时代的小说家,他的精品难道少吗?如果是个唯利是图的写手,而只是码字,一点都不注重文字的内涵和价值,你想他能走多远?要是说低级取向的文字自然有低级趣味的读者群,那是难免的。全息审美就是允许市场化文学的多层次多态式同存同生,各取所需,各应所需,就是要减少各执一端,因为都有审美价值。要是没了审美价值,甚至污染灵魂,自由市场规律和文化法制来制约。你说呢? 

 

注:欢迎各抒己见,祝大家全息思维创新有为诗意人生诗意快乐!



  

 

                                           

 
    

泸沽湖之夜   作者:子涵 - 中华艺术 - 中华文艺名人榜会刊   泸沽湖之夜   作者:子涵 - 中华艺术 - 中华文艺名人榜会刊

 

特邀版式设计:周凯 

论鲁迅小说的悲剧美 - 中华艺术 -


 
 

 

 [置顶]若以全息审美观来看诗歌市场化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