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华艺术名人榜电子会刊

艺海行舟击水进,文山揽月攀峰成。

 
 
 

日志

 
 

《中华电子刊》散文《追寻岁月深处那些斑斓的痕迹》(之一) 作者:重重  

2015-11-21 15:45:21|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诗作品☆ 精品专辑】《中华电子刊》链接网址:

http://m18686006518.blog.163.com/   


会刊第二次编辑 - 中华艺术 - 中华文艺名人榜会刊

 

 

 《追寻岁月深处那些斑斓的痕迹》(之一)


 作者:《中华电子刊》散文《追寻岁月深处那些斑斓的痕迹》(之一)  作者:重重 - 中华艺术 - 中华名人艺术榜电子会刊重重   编辑:《中华电子刊》散文诗《秋天里的黄玫瑰》作者 欧阳欣悦 - 中华艺术 - 中华名人艺术榜电子会刊 欧阳欣悦    


 

         

这次到泸洲,我让弟弟小宁驱车陪我和小姨去了一趟高坝,那是小姨原来住过的老屋所在地。对于她来说,要拿的生活日用品很多,而我和小宁最在乎最珍贵的东西却莫过于是跟随了她一辈子走南闯北的几本像册。找到它们时我们都如获至宝,因为那里珍藏着我们已经逝去的亲人们的音容笑貌,那里记录着我们成长的斑斑印迹,那里盛满了亲人以及朋友间浓浓的温情,那里见证着我们曾经的纯朴、真诚、仁义、和睦以及对生活的热忱和爱恋。

                                                  《送别小姨支援边疆建设》

图片

 
 
    1957年的春天,在邮政局工作的小姨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到大西北去支援边疆建设。临别前我们全家人有爷爷郑伏生,奶奶甘慕舒(坐爷爷旁边)、二奶奶李国贞(奶奶的妯娌)、母亲郑昌潜(最右边)、爹爹郑昌渊(最左边)、以及扎着水红绸子的我和我妹妹杨华丽大家一起合影。这里缺一人就是我父亲,我曾经问过小姨是怎么一回事,小姨说:他当时不在家,因为对于一个有“历史问题”的人来说,无论是什么运动都不会放过他。现在想想生活是多么的委曲过他。而他自己却从来没有抱怨过生活,这是他的胸怀所在。就这样我们和小姨从此天各一方,相互思念牵挂。自从小姨走后,家中就有了一个传统,那便是小时候二奶奶常常推磨让我帮着喂米,她是给小姨磨汤元粉晒干后寄往物质缺乏的青海。而小姨有好东西诸如葡萄干、毛线、衣服等等也常常寄给我们。以至我参加工作后也年年坚持给小姨寄包裹,只要是那个年代能用票证买得到的食品,我都会给她尽量想办法多弄点寄去,一直到市场完全开放,物质丰富后我才不再是邮局的常客。
 
《回家探亲的小姨和我们俩姐妹》
图片

     1958年的夏天,我爷爷因病撒手人寰,小姨没请动假,直挨到秋季领导上才批准她回家探视。那段时期恰好遇到我头上长疮母亲不得不给我剃了光头,为此我在学校没少受同学的嘲笑和欺负。小姨一回到家,我就象山洪暴发,将憋在心中的委屈和苦脑一起倾泄给她。除了给我安慰,小姨还给我买了一顶帽子,这样不仅是遮了丑,而且心理上有了很大的舒缓和宽慰。此外小姨还给因为头髪上长虱子同样剃了光头的我表姐郑泽兰也送了顶和我一模一样的帽子,这是小姨由己及人想到了她所面临的和我相同的窘境。

 
《团聚》
 图片
 

      1963年年初,小姨第二次被允许回家探亲。由于小姨特别黏人,还由于这个大家族的老一辈都很看重亲情,所以她的到来给整个大家庭都注入了活跃喜庆的气氛。每天屋里都有人来人往,充满了欢声笑语,每天我都陪着她探亲访友,一路上响着我们欢乐的歌声。不过相逢虽有时,离别总有期。这次送别我们整个大家庭又照了张合影,有了它,我对照片中已经逝去的亲人们的缅怀才有了依托,我对他们的悼念
才有了更为清晰的追思。这些逝去的亲人是,第一排左起:嘎嘎(家婆)李永年(三太爷家的媳妇),奶奶、二奶奶(大太爷家的媳妇),大奶奶委常凤(二太爷家的媳妇)。第二排左起第一人是我的母亲郑昌潜,接着依次是伯伯郑昌淦、舅舅郑昌旭、舅妈杨世秀。我虔诚地恭敬他们在天国的另一边开心快乐!幸福美满!
     这里让我永远怀的一种情调是大家庭中的每个成员都能风雨同舟,患难与共。想起1970年我从农村招工回沙市,本来应该是和二奶奶住到一起,但嘎嘎说:你二奶奶病多,年轻人受传染不好,就和我将就着住吧。这样我一住就是二、三年。1975年,我妈从乡村逃难回沙市,没有地方安身,她就央求舅借用过世了的嘎嘎的住房,这一住又是好多年。接着大奶奶和伯伯从乡村回沙市没地方住,我的二奶奶又接纳了他们,结果是一间10平方的小屋住了四个人,奶奶、二奶奶、大奶奶合挤一间床,伯伯就在床边放一把藤椅过夜。白天大奶奶总是一手杵着棍子,一手提一个小竹篮等在餐馆门前,发现别人用完餐她就进去把没吃完的食物倒进钵子提回来热了吃,遇有好肠伙(方言:好食物),老人会慷慨的盛一碗要我分享。这样的日子一直熬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以后才各有归宿。真是沈呤至此,悲从中来。去日苦多,人生几何。心念旧恩,幽思难忘。
                                                                                             
                                                                  《表姐郑泽兰》
     
图片
 
         据说表姐郑泽兰的名字是我爷爷给取的,他的父母离异后,她就跟随其母(王德珍)去了宜都,改名王萍。我们后来仅见过两次面,现在好生思念。她们王家在沙市也是名门望族,她的老太爷王百川编纂《沙市志略》,我的太爷郑子俊先生应邀为其作序,(此文我会另行登载)可见两家也是世交。
《嘎嘎和奶奶》

图片

     我的嘎嘎和奶奶是叔伯妯娌,大家同居一个屋檐下,都能相互关照和帮助。奶奶识字,常替她打毛衣、取儿子(郑昌旭)寄来的汇款和念读书信(后来这一事情为我所接替),嘎嘎则帮忙磨粉子、看护孩子。照片中的小女孩就是我的妹妹燕子。这张照片是在我们家后门民盟民革市委的花园里,由我舅郑昌旭借的相机拍照。
                                                                               

                                    

 2015年11月21日 - 中华艺术 - 中华名人艺术榜电子会刊
 

  

                              【茶魂自制】《淡然》边框(二) - 茶魂 - 茶 魂

  原文网址:http://zhengshangqian66.blog.163.com/blog/static/9552333920139136212433/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